我家和围棋那些事儿
Unscrupulous lenders that should payday loans whether they are not and guidelines.
2011/12/2 12:34:00
作者:牛其林    出处:


结缘
    我家和围棋的结缘,是要感谢邵翠玉女士的。
    邵翠玉女士,我妻大学同学。后一起到青岛工作,且住在同一座楼。我家公子与她家千金又同在一所幼儿园。有时,便会冒出个定娃娃亲的念头,但看到娃娃亲可能变成一场保卫战,只好作罢。
    2007年的第一场雪,比往年来得更晚一些。刚放寒假,邵翠玉女士拿着两张围棋课观摩券来到我家,说让孩子们去感受一下。按照我培养孩子的思路,是要选一种棋类的。初始想法,要学中国象棋。但看到中国象棋不甚高雅,练路边摊的太多(声明:没有任何侮辱中国象棋的意思,请象迷们不要拍我板砖,且本人就是一象迷,QQ上踏入一级大师之列)。再看到围棋可以提高孩子的计算力、心理承受能力、观察力等,我们毫不犹豫地“杀”到了那所教室。记得老师首先讲了很多下围棋的礼仪,(这是我对围棋一见钟情的地方,有些棋可能会演变成一场混战的,且多发生在老年人身上)。接着老师讲了一些气的基本知识。儿子当时六岁多一点,对征子(俗称拧羊头)特别感兴趣,从一头浩浩荡荡的追杀过去,最后全歼之。吃掉的棋子是要放在棋盖上的,但儿子却把一大堆“俘虏”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(太多,实在装不下)。当时老师大呼“孺子可教也”!儿子现在九岁,业四,现在下网棋,每当吃“大龙”时,便把音量调至最大(双眼微眯,很陶醉的样子),真是从小看到老啊!
    按照“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”这一事物发展规律。儿子的围棋之路两个月后便出现了“曲折”。一次,儿子的一条大龙挂了以后,扑到我怀里,哭着说,爸爸,走。之后,便与围棋bye-bye了。但我家与围棋开始结缘了,就像老范对本山大叔说,缘分呐!

重出江湖
    儿子被“曲折”后,金盆洗手,彻底脱离了围棋圈。而我通过和围棋两个月的亲密接触。察觉到围棋确实是塑造孩子的首选。其规模之宏大,变化之莫测,对人之揉搓就不说了。单从其神韵就令人崇拜(谢赫尤甚,轻轻拈起棋子,轻轻的放下,酷毙了,小李便是谢赫的粉丝,一边输着棋,一边唱,无所谓,我无所谓)。我对围棋的兴趣空前高涨,对儿子弃棋从玩更是生气。便拿出老爸身份对其进行了几次略有武装镇压意思的教育。小孩子最会察言观色的,见“春风化雨”变成了“暴风骤雨”,便在我强大的攻势面前败了下来。而这时,一部动画片的出现也勾起了儿子要当国手的冲动。真的要感谢这部《围棋少年》,从此我儿子便以江流儿自居了。抓住当前大好的有利形势,我进行了一番自我批评,决定去掉“刀砍斧凿”式的教育方式。在这种良好的气氛中,父子双方进行了友好的交流协商,最后达成多项共识,儿子决定再次出山。本着对儿子负责的态度,我拿出当年填写志愿的劲头,梳理了青岛市所有的围棋俱乐部。很幸运,我认识了一位真正热爱围棋的人,他就是青岛市聂卫平围棋教室总教练------于恪强先生。于恪强先生,职业初段,多年山东省冠军,和谢赫师兄弟(当年没少和谢赫下棋),职业棋手毛睿龙的老师。于恪强先生清爽高挑,棋下得好,为人谦逊,是谦谦君子一类人(谦谦君子是后来儿子对于恪强先生的评价)。当然儿子刚去是没有资格听于恪强先生课的,便进了孙建勇先生的初级班,孙建勇先生是一位极其负责任的老师,夏天开着空调讲课还能讲的满头是汗(出老力了)。他给了我很好的建议:1、刚开始学棋时做好孩子的“秘书”工作。2、帮助孩子做好死活题。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欲上下而求索”,从此,教室里多了一对父子,一起走进了黑白世界。

我的秘书生活
    08年3月,我“正式”就任儿子围棋秘书。老师上课,儿子听课,我做笔记。儿子学棋三年,从初级班到中级班再到高级班,我记了一百六十个笔记本。这些笔记本和历年的《围棋天地》,整齐地放在我家的书橱最顶层(此地方被我设为禁区)。它们对儿子的围棋学习起了很大帮助。当时,我的围棋水平那是相当的凹,好多笔记记不下来,老师们下课后便帮着记笔记。真的很感激他们。本秘书在做好笔记的同时,还配合老师加强了孩子的死活题训练,每天十道死活题是雷打不动的。近期,聂老不只一次批评古力和小李的棋没有布局。一开场POSE不摆,招呼没打,直接开练,刀光剑影,你死我活。但我们知道这需要超强的计算力作支撑的,可见死活功底是多么重要。儿子去年年底下的棋,即使对高利庆老师(陕西汉中强五,其学生陈文正已被杭州少年队录取),也下得电闪雷鸣,杀气腾腾的(结果可想而知)。就在儿子即将成为一“暴哥”时,于恪强先生把他调到了他的班。和颜悦色地告诉他,下棋首先要有一个好的态度,还要注意行棋的方向、目的,子的效率等等。并不厌其烦的为他复盘。从此,孩子开始尝试用“棋理”下棋了。

陪练
    我的秘书生活过的有滋有味,很是滋润。几个月后,我又多了一个身份。有时侯孩子们单数,下棋时孙建勇先生便让我操刀上阵,而我也能在“浅水区”杀的不亦乐乎。虽然常常被打击,但是我确定、一定以及肯定喜欢上了围棋。说到这儿,便不能不说说08年国庆节定级赛。那是儿子第一次参加正式的围棋比赛。儿子内向胆小,在报名时附加了一个条件,必须我也参加,否则便不报名了。我大惊,老天,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中间立着一位胡子拉碴的大老爷们,真是鸡立鹤群。我连忙和儿子展开谈判,肯德基n次,游戏n次如何?儿子就一句话,必须的。我一咬牙,一跺脚,恶狠狠地说,:“大不了这老脸不要了,去。”说起来真不走运,本想在赛场上能找到一位和我志同道合的同志,但结果实在令人失望。我也察觉到带着孩子来参加比赛的大妈们的议论。真是很窘,便给自己打气,报名时也没说不让大人参加吗!挺起腰,牵着儿子的小手进了赛场。前三轮的比赛我和儿子很顺利,都是三连胜。第四轮的对阵表一出来,我有点儿晕,我和儿子对上了。实事求是的讲,那时候儿子的棋是比我强的。忽然间我冒出一个想法,赶快结束这局棋,让孩子早点出去休息,备战下一轮。但转念一想,还有比下棋更重要的东西-----做人。自叹惭愧,便打起精神,和儿子展开一场父子大战。儿子执黑以小林流开局,我以星小目应对。布局过后,儿子便用套路对我的打入进行了无情地打击。过程就不说了,战到最后,赛场上已没有几个人了,儿子十目胜。这场比赛,儿子现在还常常提起。实力决定一切,第二天的比赛,儿子冲到了前几台,而我只能在中游徘徊。在这儿,我很有必要把最后一轮比赛的事说说,让大家评评理。因为赛后一位大妈找上门来,对我进行了严厉的声讨。最后一轮,我对阵一位可爱的小姑娘。此时,我脑袋已发木,下棋全凭直觉(但可惜直觉还没培养出来)。小姑娘带着得意的微笑,胸有成竹地对我的一条大龙进行屠杀。此时,我的心是哇凉哇凉的。只有硬着头皮和她拼了。这局棋最后是我赢了,但是怎么赢的?实在说不明白,就这么着吧!儿子最后一轮输掉了,半目。我牵着他的小手,轻轻地安慰着他。就在儿子破涕为笑时,一位大妈冲了过来,一边跟着那位泪珠婆娑的小姑娘,声讨开始。声讨的主要内容是:你一个大男人,还参加小孩的比赛,欺负一个小姑娘,你好意思吗?我只有苦笑,但善良的人们还是不少的,很多孩子的家长向那位大妈解释着,大妈在家长们和裁判的劝说下恨恨地走了。我连忙拉着儿子,逃之夭夭。最后结果,儿子一级第五名,我只能在五级中混了。作为奖励,儿子得到了一套精装的童话书。而我因为在秘书工作上的突出表现,被妻和儿子提拔为“秘书长”。本“秘书长”对这次比赛进行了反思,感触有二,一是死活训练真的很重要,二是大人参加孩子们的升级定段赛是有风险的。

和毛睿龙的一面之缘
    2010年8月14日,毛睿龙回青岛,去俱乐部看望于恪强先生。小伙子见了老师,轻轻地说了声于老师好,便恭敬地站在那里。我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,内敛、朴实、本分。儿子见了毛睿龙,激动的小脸放光。可能因为同门同宗(有点攀高枝的意思)的原因,儿子很喜欢毛睿龙(超过了奥特曼)。那天,毛睿龙和同去看望于恪强先生的吴昊(业六,初中就读,于老师的学生)和钱铖(强五,复旦大学就读,于老师的学生)一对二下了指导棋,并进行了复盘。休息之余,我怂恿儿子去和毛睿龙合影留念,儿子扭捏不去。我说:“小子,过了这村就没这店,你们都是于老师的学生,他就是你的大师哥(不知毛睿龙同意不),合影留念应该的。”儿子红着脸去找,毛睿龙爽快的答应了。这张合影现在端端正正地放在儿子书桌的中央,照片中儿子脸上就剩下了俩字------紧张。

美人激励计划
    一日,上网,忽发现一“情况”,大李、小李、孔杰、邱峻这四位小哥艳福不浅,媳妇个个是美女,尤其邱峻(相貌憨厚,和玉树临风、潇洒倜傥毫不沾边,对不起了邱老弟,为了激励孩子下好棋,只好委屈你了),但他媳妇邓瓅俊不光是个超级美女,还是上海外国语大学的高才生。服了吧。于是,一个“美人激励计划”在脑中形成。对了,顺便说明一下,我的“美人激励计划”是和青春期教育(早恋)一并进行的。也许你说,哥们,早了吧!我说,不早。现在的孩子吃的是“激素”,看的是“刺激”,小小年龄身上便蠢蠢欲动地有了一些内容。一日,我把这“四大美女”从网上滤了出来,问儿子:“漂亮吗?”儿子说:“漂亮,和妈妈一样漂亮。”一旁的妻马上“疯”掉了。教育接着进行。我说:“这四位美女是大李、小李、孔杰、邱峻的媳妇,羡慕吧!小子,现在知道下好围棋的好处了吧,长大了找个美女做媳妇是不是很帅,当然了,这四位同志都是在事业上取得了辉煌成就后才去找媳妇的,所以,一个男人就要先干出一番事业来,再去找媳妇。”儿子红着脸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事后,妻对

 
 
Copright(c)青岛市围棋协会All rights reserved
地 址:青岛市东海路79号 电 话:0532-88017888 邮 箱:qdweiqixiehui@163.com
设计制作:英 网